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幸福愛情的第一種境界----懂得。 懂這個字,說起來容易,遇到真正懂你的人卻並不是那麼容易。如果沒有經歷上和價值觀、知識層面上的接近,兩個人即使再優秀,也很難有共鳴,所以更難走到一起,或走的長久。能湊合著走下去,也是很需要毅力的。 老人們喜歡講究門當戶對,更多是從這些方面考慮,容易懂得,就容易理解,容易理解,自然磕磕絆絆和猜忌會少很多。也許不完全對,這點上更多取決於彼此心性的修養和知識經歷上的積累。深入溝通後,彼此應有一定的判斷,這個階段是基礎,更是關鍵。因為彼此瞭解得是否透徹,能否接受,直接關係到接下來的兩個境界。 幸福愛情的第二種境界——互補。 在懂得的基礎上,彼此瞭解對方的優點,同時也瞭解了對方的缺點,互補也就成了懂得——第一種境界的昇華。遇到事兒的時候,他/她做錯了,做糟了,不僅不會怪他/她,反而會自責:既然我這方面比他/她強(或者旁觀者應更清醒),為什麼我不早點兒提醒他/她,幫他/她。 縱觀很多幸福的夫妻,在這點上都有著驚人的相似。所以,中國人比較講究擇妻要找旺夫的女人,這個“旺”其實最基礎的就是補,第二才是錦上添花。因為人無完人,倘若離你最近的人能很好地“補”你,豈不是讓你與完美更接近?與幸福更靠近?這,也就成了一種良性的依賴,也是維繫感情的紐帶之一。 幸福愛情的第三種境界——珍惜。 這個浮躁的社會裡,我們會面臨更多的誘惑和選擇,在誘惑面前如果沒有想到背後那雙凝望的雙眼,只執意當時的愉悅,分開(或有形無神的婚姻)就成了遲早的事情。 上帝讓沒有血緣關係的兩個人,因為婚姻走到一起,經歷戀愛初期的狂熱和甜蜜,復歸平淡後,還沒有轉化成親情,一般比較容易在某一個路口就分道揚鑣而彼此走遠……能復合的,是因為彼此心裡還惜著這份情;不能復合的,終究成了彼此生命中的過客…… 如果第一和第二境界都是慎重經歷過來的,維繫這段感情,最終依靠的是彼此的珍惜。 我們,又在哪一個境界呢?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有一次與幾個青年朋友在一起,青年朋友充滿疑惑地問我:你的事業走到今天,你一定遇到過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你也一定很好地把我了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了。 對於青年朋友的疑問,我沒有直接回答。我問他們:你們認為什麼時候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不可錯過的時刻?誰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不可錯過的人? 答案有很多,但是有一點幾乎是相同的,青年朋友們肯定地告訴我,他們之所以還在困境中摸索,那是因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還沒有出現,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刻還沒有蒞臨。 我給青年朋友們講了一個古印度的故事。 古印度時代,有一個年輕的國王,他很小的時候就繼承了王位,而且深為國民愛戴。但是,又一個問題卻讓他一直困惑著。在他繼承王位的時候,老國王留下遺囑,要求他珍惜最重要的人和最重要的時刻。 他雖然富有四海,廣受擁戴,但是,這個問題卻一直困惑著他,他始終沒有明白,自己最重要的人在哪裡,自己最重要的時刻是什麼時候。老國王給他留下這個遺囑的用意是什麼。 有人告訴他,在大雪山的另一邊,住著一位非常有智慧的老人,人世間所有的問題在他那裡都能夠找到答案。 國王出發了。為了能夠得到真實的答案,他把自己裝扮成一個砍柴的樵夫。經過兩天的跋涉,他到達了智慧老人居住的地方。那是一個隨意用枯樹枝圈起來的院子,院子裡有一個兩間的小木屋。 國王叩開了柴門。老人很熱情地把他讓到了木屋裡。國王迫不及待地向老人問自己的問題。老人沒有回答。老人對國王說:小伙子,我的土豆成熟了,幫我一起去收穫土豆吧。 國王認為這是老人對自己的考驗,就去了。老人帶他去收穫了土豆,又一起去河邊沖洗,然後又一起回到木屋熬土豆粥喝。 這樣每天重複著,眼看一個周過去了,老人始終沒有再提那個問題的事。國王忍耐不住了,他拿出了國王的玉璽,亮明瞭自己的身份,準備懲罰這個故意怠慢自己的老人。 可是,老人平靜地說:年輕人,當你第一天來到的時候,我就已經告訴你答案了,只是你沒有明白而已。 國王萬分疑惑,老人並沒有說什麼啊。 老人說,你冒昧地來找我,我並沒有把你拒之門外,而是對你表示歡迎,讓你與我一起勞動和生活,並讓你住在我的家裡。我是要提醒你頓悟這樣的道理:你的王位和權威此刻都不存在,你的未來在此刻還沒有來到,那麼你最重要的時刻就是現在,最重要的人就是與你正在一起的我啊,因為正是我在和你分享並體驗著生活的快樂。 國王頓然大悟。是啊,一個人最重要的時刻就是當下,最重要的人就是你眼前的人啊,如果你連眼前的人都不珍惜,連當下的時刻都不珍惜,又怎麼能夠把握未來呢? 生命中最重要的,就是我們眼前正在發生的,就是我們正在經歷的,我們最重要的任務,就是不要錯過當下的時刻,不要與迎面而來的人擦肩而過。如果能夠領悟了這些,那麼,我們不就把握了自己的一生嗎?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獨坐家中某角,再次打開你留下的日記本,楓葉的標本飄落地上,隨手捧起,楓葉已發黃,記憶卻未塵封,點滴在心頭。曾經紅似火的楓葉,如今也顯得那麼蕭瑟,一如我們的愛情。也許是因為你走了,它才變了顏色。那天,你走過了天涯,狠心地把我留在海角。你帶走了任何東西,唯一沒有帶走的是我對你日夜的牽掛。 我們的愛情翠綠了春的顏色,可惜未來得及為秋添上一點顏色就遠去,留下那麼一片慘白。於是,你走之後,我的心開始滴血,一滴又一滴,漸漸地,秋的顏色就添上了紅妝。這種紅,竟然紅得讓人格外心痛。 怎麼能夠讓我不再想你?偏偏撞上這個秋天,偏偏撞上這個思念的季節,注定我無處可逃。 歲月在牆上剝落,劃過我們曾經幸福的過往。愛曾經來到過的地方,依稀留著昨天的芬芳,那熟悉的溫暖,劃過我無邊的思量。你的離開不是你的錯,是生命無情,誰也無法預料及阻擋上天的安排。問世間情為何物?如今只落得一紙秋涼一夜長,一杯思念一壺愁,舊事重提,月圓也許更寂寞;你走之後酒暖回憶思念瘦,水向東流時間怎麼偷?怎麼回得到從前? 誰在用琵琶彈奏一曲離愁?楓葉將秋天的故事染成了紅色,殘 紅亂舞,竟是這般結局,只剩悲曲獨奏。 秋涼一夜殘紅舞,擾人心鎖無限愁。一堆堆思念仍未夠,誰不知,快樂已似葉絮飄走,悲傷仍停留,問情義多久,似是曾擁有。 悲秋風,碎春夢,謝了春花變殘紅。這個季節,秋心變成愁,如紅葉落索的時候。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落了那些馥郁的花兒朵朵,去了那些嬌滴的葉兒,伊甸園的空氣裡依舊還帶著點嫩嫩的香,捏著心的虔誠,天使也對著滿庭的落紅青綠感傷,淚流。 風月啊,在甜蜜的夢鄉裡搖曳,星楚棋羅,雲影飄渺,在他鄉也儘是尋尋覓覓的逍遙,且不管竹杖芒鞋的冷冷清清,抑或是顛沛流離的飄搖不定,還是山回路轉的淒淒厲厲,即使沒有那一馬平川英勇蓋世,但算是捧了夢的橄欖枝信步游庭了一場,在飛紅縈繞的鞦韆下凌波渡月一番了,也了了這一世的與花鳥為伴,仙山訪游的願望。 風瀟瀟處,亂花迷人眼又是,來年花好月圓,春暖楊柳岸;雨打琵琶時,鳥朦朧,夜朦朧,飛禽去,百獸眠,獨倚樓閣,唯與遠處是里長亭的煙火青燈彷徨,顧影自憐,問劍無聲。 昔日前人風花雪月花弄影長存,明月相邀對酒作歌,人生幾何;思慮著如今聲聲慢早已成絕唱,廣陵散作古東逝,真是天不憐人,繁華流水去也只不過瞬間罷了。看那過眼煙雲的裊裊,誰曉得餘暉所襯的落日也儘是近黃昏罷了,深藍的夜幕總會在昏黃褪盡的一刻驟然落下,撩去這一日的風煙繁語,一切剎那便成過去了。 於是,那些水中倒映的傷痕,吻著昆黃華葉、落應繽紛,在靜謐的點點的漣漪中稀釋去了。 於是,忘卻了那些水中的故事,只見年華在悄悄間滴淌至來世,凋零了今生。 望穿秋水便該是那麼一種感情了吧。 只是今生我也不願任風雪催眠,就這麼漂泊去,也應有“掬水月在手,弄花香滿衣”,攬一世閒情逸致歸去,在那水中。
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宿命似一隻看不見的大手,翻雲覆雨等閒間,操縱著我們微如塵埃的生命。這是一場力量懸殊的博弈,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遊戲,妥協或堅定,左右不過一場塵埃落定。 —題記 (一) 推開窗,一縷陽光闖入清冷的房間。這是許多天來,見到的第一束陽光。微微縮了縮脖子,這個季節的陽光似乎並沒有太多的溫度。儘管如此,心還是莫名的動了一下。 攤開手掌,一段陽光被攔截在掌心,因為掙扎而有些扭曲的模樣。嘴角噙著些微殘忍的笑,細細撫摸凝望著這段三寸長的日光,只見無數微小的塵埃在這日光裡輕揚起舞。 在許多天來,將自己關在這個小小的空間,沒日沒夜的睡覺,沒日沒夜的做著光怪陸離的夢,似乎早已忘了窗外何年何月。此刻,見了這些日光,不覺有些刺眼,卻又有種大夢初醒的感覺,潮濕的心也不由得清爽了許多。 久別重逢的感覺,總會使人萌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情愫,於是,打開電腦,小小的房間便響起了阿魚的那首《三寸日光》。很喜歡這首歌,喜歡它的名字,喜歡它的歌詞,喜歡阿魚暖色調的聲音。在這樣的聲音裡,總能讓人清晰的嗅到生命最浪漫的氣息。 你說,秋天掌上的日光,一寸,能許一個願望。我信以為真,傻傻的合上手掌,許下我的願望。我希望我愛的人都能身體健康。我希望相愛的人都能夠地久天長。我希望,能與你並肩坐在秋風微涼的山頂,一起看夕陽。我希望,能在週末的傍晚,一起踩著單車,逛黃昏市場。這樣,多好。 (二) 如果,所有的願望都能實現,那該多好。 我的願望並不鋪張,我堅定的說,不肯退讓。只聽見空氣裡我的聲音支離破碎的聲音,然後傳來你諷刺的笑聲。 我希望我愛的人都能身體健康,可是你讓他們或纏綿病榻或白髮蒼蒼。我希望相愛的人都能夠天長地久,可是你製造了太多的世事無常。我終於明白,原來,你不過是個偽君子。這場遊戲,你欲擒故縱,然後看著我們拚命掙扎,像看一場笑話。你一定想,這場以卵擊石的戰爭,我們如何有勝算? 突然明白,為何陽光裡,總有那麼多的塵埃輕揚。原來幸福與痛苦,就像陽光與塵埃,一個高在雲端,一個低如塵埃。縱是如此,他們也時時糾纏在一起,誓死掙扎,抵死纏綿。生老病死,聚散無常,都如此這般,不然為何我們常常笑中帶淚,悲喜交加。 兜兜轉轉,才明白,人生只是我們與宿命來的一場遊戲。至始至終,主動權不在我們的手裡,決鬥的方式也不由我們做主,甚至結局也全憑宿命做主。可是,我如此不甘心。 (三) 時光如琥珀/淚一滴滴被反鎖/情書再不朽/也磨成沙漏/……你看,命運多幽默,讓愛的人都沉默。一整個宇宙,如何能夠換來一顆紅豆?是不是我們終究太自以為是? 掙扎,妥協,掙扎,妥協……命運不允許我們有一絲的任性。這世上,最殘酷的恐怕是時間,定住人,一切卻都向前。是我們想要的太多,還是宿命太過吝嗇?快樂和悲傷,又如何解脫? 常常疑惑,平平淡淡的一生和轟轟烈烈的一生,又有何不同?終也逃不過生老病死,世事無常。生命這樣簡單,卻這樣捉摸不透。 也許,每個人的一生,都只能仰望一個高度。宿命也有禁區,專門收集人的眼淚和悲哀。何苦來哉!倒不如糊糊塗塗的過,什麼都不要想的好。 掌心的陽光漸漸隱退,望著透明的空氣,嘴角泛起無奈的笑。冥冥之中,一切都自有定數,又何來堅守或放棄?這樣一場遊戲,妥協或堅定,左不過一場塵埃落定。
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近日回家鄉,聽到有關一位退休老教師對待妻子的一片癡情和忠心的傳聞,讓人感歎和欽佩不已。 這位老教師,讀中學時考上了師範學校,吃上了國家糧,端上了當時備受人們羨慕的“金飯碗”。畢業後,他當了中學教師。令人想不到的是,年輕有為的他,後來居然跟一個沒有上過學堂的農村女子結了婚。更出人意料的是,他們夫妻之間一直相敬如賓,情深義重。三年前,他的妻子突然中風癱瘓,在多方醫治都不見起色之後,他就整天在家裡服侍妻子的生活起居,不但照顧得非常周到細緻,還常常一邊陪著妻子閒聊,因而鼓起了妻子生活的勇氣。他的兒女怕累壞了老父親的身子,要請保姆幫助照顧母親,卻被他堅決拒絕了。在他的悉心照顧下,妻子活過了整整三年,於前不久終於離世。人家說,他的妻子死了,他的負累沒了,他獲得解放了,可以安安逸逸過日子了。而年且九十的他,卻完全是另一種想法。妻子的離去,簡直就是在他頭頂炸開的一個霹靂。他非常傷心絕望。妻子出殯的那天,他大聲嚎啕,哭倒在地。此後,他把妻子生前的照片找出來,請攝影師一一翻新並放大,製成多本影集,一本留給他自己,天天翻閱,其餘的都贈給兒女們。他的這個舉動,有人不解。他說:“我結婚是想找個伴兒。不僅年輕時相互照應,年老時更要相依相伴,直到生命的終結。如今我的妻子去了,我只能以她的像為伴,天天瞧著她,撫摸著她,和她說說話,我就不感覺寂寞孤單。” 這位老教師的故事,在令我感佩的同時,讓一個古老而永遠新鮮的話題再度在我腦海裡翻騰、跳躍,那就是:究竟如何永葆婚姻的鮮活? 儘管我知道,婚姻本來就是一座充滿魔力的大山,自古及今便是“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。”但這位老教師的故事使我驀然覺得,婚姻恰是那半畝方塘,婚前的愛情就是那最初的一池盈盈清水。唯有時時注入愛情的清泉,這方池塘才得依然清亮如初,純淨如初,鮮活如初,盈盈如初,而任憑勁風的吹拂和烈日的烘烤,任憑滄桑歲月的煎熬。如果僅僅只是婚前的那點愛情,而沒有一股新鮮的愛情的激情和清泉不斷傾注其間,這個池塘只能是一池死水,慢慢變得腐臭不堪,最後難逃乾涸見底的命運。 我們為什麼要結婚?不同時代的人,同時代不同的人,都會有各自不同的回答。往古就不去說它,只說當今時代,像這位老教師那樣,把婚姻作為尋求人生伴侶的還有幾人?相反,把婚姻作為追名逐利的階梯或捷徑者,大有人在;把結婚作為貪圖美色者,也不乏其人。這類勢利小人和好色之徒,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旦得逞,更大的慾望必定在他們那顆陰暗、骯髒的心裡瘋長。慾望,常常是婚姻的最大殺手。究其原因,很顯然,這類勢利小人和好色之徒的婚姻池塘裡,首先注入的就不是聖潔的愛情清水,只是慾望的濁水,日後更談不上有愛情的清泉作為補給,所以這樣的婚姻池塘,無論如何也經不起歲月的考驗,極易龜裂得四分五裂。因而時下有那麼多的婚姻“朝結夕解”,也就不足為怪了。 婚姻的不和諧、不穩定,必定導致家庭的不和諧、不穩定,亦必定導致社會的不和諧、不穩定:其危害性可謂大矣。徹底革除“朝結夕解”的“慾望婚姻”,大力倡導這位老教師那樣的真愛情,真婚姻,和諧社會、小康社會的早日來到又多了一份希望! 文章來源:簡單就快樂 |陳平:遊走在東西方 | 女人如花 |ODIN'S一張密函 | 楊學濤的BLOG |出爐銀--葉傾城的blog | 履行一段旅行 |Lost Remote | 超級無敵小葡萄 |仇明的BLOG |

| 27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到底需要一個怎樣的生活,其實,我自己也很糊塗…… 社會很複雜,人心很險惡。你一句,他一句,到底該聽誰的?不該聽誰的?誰的對?誰的錯?有時候,很迷茫。 我的理想是一份簡單的生活。只有你和我懂得的生活。 很多情況下,我是迷失方向的。儘管是向前走著的,可最終往往不盡人意。靜下心來,仔細想想,還是有很多原因的。其中最直觀的,那就是缺乏經營。你懂得,我也懂的。 略去豪言壯語,和那所謂的策馬奔騰。眼下需要的,是我的踏實實幹。前些日子,去面試的時候,面試官問我,你對你走過的路有沒有後悔。我回答的很堅定,路是我走過的,無論是否滿意,過去了,它就是我人生中寶貴的經歷。 是時候出手了。記得高中時候學過的一篇《門》的文章裡講,當我們走過一扇門,迎接我們的便是下一扇門。門的意義在於告誡我們要分清人生中各個不同的階段,要適時的作出不同的努力。 其實,這就是經營。 昨天看完了《經營婚姻》。很欣賞青鳥爸爸和劉也的經營理念。其實,用在這裡,總結為一句話,那就是要用心。算是自己的一點感受吧! 經常對自己說,要努力,要努力。可真正努力了嗎?做到了嗎?這讓我很內疚。但絕不是後悔。 告別猶豫,告別踟躕。我需要的是,用心經營。 兩隻手,兩條腿,掄開大臂,邁開步子,走自己的路吧! 堅定…… 文章來源:中意友好使者——倪波路 |90後艾水水永遠15歲 | Mideast Monitor |雙刃齋主的BLOG | 阿寶寶 |韓浩月的BLOG | 凱撒不要凱撒D凱撒要上帝D |Paren's | 平民糖尿病專家的BLOG |Wild Horse馬烈的BLOG |

| 20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【七彩神仙簡介】   七彩神仙的基本資料    別名:七彩燕、鐵餅、七彩、盤麗魚    科種:慈鯛科    產地:南美洲亞瑪遜河流域及貝倫地區、秘魯、委內瑞拉、巴西、圭亞那    水溫:25-28攝氏度℃    硬度:軟性水    Ph值:6.2-6.8    可混養魚: 七彩神仙 月光魚    體長:18-25cm、體高:16-25cm

| 15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來自法國的貴族珠寶品牌——VENTI梵迪將法國的時尚文化精髓一一融入珠寶設計,融入每個人的時尚生活裡面。VENTI的格調,就是法國的格調。VENTI珠寶,自信、自由、自我的象徵,表現了聚集在VENTI周圍的世界各地設計師們創意的無拘無束和不可捉摸。   曾經有一位美國的VENTI忠實顧客說:「雖然生活總是一成不變,可是最少我永遠猜不出VENTI下一季發佈的珠寶會以怎樣地不可思議出現在我的眼前」。   VENTI,秉承法國時尚、浪漫的風格,將人生哲學及品牌理念,通過優雅、精煉的線條和充滿時尚靈感、精緻、品質化的創意作品呈現出來,進而啟發大眾對生活的思考。   VENTI提供的不僅僅是一種產品,更重要地是關注女性自已的內心體驗和生活方式的感悟,這也正是VENTI品牌經營團隊所希望帶給中國廣大消費者的。正如VENTI理念中所詮釋的——「不求擁有多少,而是擁有自己」。   VENTI產品是適合現代時尚女性,在各個場合與各種時尚服飾搭配的高級時尚珠寶,特別能滿足職業女性追求個性、時尚和彰顯自我的獨特品位。 VENTI,屬拉丁語系,是風的複數,象徵「自由、自信、自我」,表現了聚集在VENTI的世界各地設計師們天馬行空和無拘無束的創意!   VENTI從誕生之日起,就定位於為獨具品位的優雅女性,提供無窮創意的時尚珠寶。時至今日,這樣的宗旨依然沒有改變,依然延續著獨特的風格,讓女性享受源自內心深處的愉悅,讓優雅無處不在,讓快樂無需理由!   VENTI品牌在中國已設立了四十多家專營店,並且不斷拓展適合其品牌定位的商業夥伴。目前已在:西安中大、瀋陽中興、青島海信、上海巴黎春天、蘇州美羅、寧波天一等商場設立了專營店。

| 15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寧波的草編工藝品享有盛名。1925年法商永興洋行獲悉浙東女子心靈手巧,善編草帽,遂從菲律賓購來金絲草,發給寧波西郊和慈溪長河一帶婦女編織。果然,編出的金絲草帽,輕若雲,亮似雪,極合國際市場需要。於是本國商人和外商競相經銷,大量出口。解放後,在「革編之鄉」慈溪長河鄉建立草帽加工廠,1954年改名為慈溪金絲草帽廠,大部分採取組織家庭副業搞外加,附近約7萬餘人常年從事草帽編織。鄞縣和寧波市近郊也有不少婦女以編織金絲草帽作為家庭副業。寧波的草編資源豐富,有席草、麥桿、鹹草、蒲草、龍鬚草、玉米殼等多種。當地人民歷來就有傳統的編織技藝,除草帽外,還編織草籃、提袋、草扇、草拖鞋、草茶墊等,以及各種花紋圖案。 尼、柬埔寨、越南、伊朗等國家。

Next